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04|回复: 0

千古伤心纳兰词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7
发表于 2018-11-21 15: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容若是一个真性情的人,“以风雅为性命,以朋友为肺腑,以道义相砥砺,以学问相切磋”。他在满纸的泪水里追忆逝人,“别后心期和梦杳,年来憔悴与愁并”。他珍惜与友人的相聚,对每次离别都满怀着无限的感伤,“握手西风泪不干,年来多在别离间”。他的心,是一碗黄连熬成的苦汁,“长飘泊,多愁多病心情恶。拟将欢笑排离索,镜中无奈颜非昨”。据说,纳兰明珠在罢官回家后,读容若的遗作《饮水词》,读着读着他流泪了,说:“这孩子的心怎么这么苦呢!”
  容若的心如此之苦,好在他找到了一个心爱的妻子卢氏(芊芊在《花开半生》中为她取了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锦瑟)。婚后,二人琴瑟相和,“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栏曲处,同倚斜阳”。然而,这样的爱情并没能长久,卢氏红颜薄命,婚后四年即早逝。妻子的死,让容若的心更加伤痛,他怀念妻子,睹物思人,愁绪满怀,一片凄清。“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在落花时节,他望着满眼残红,想起亡妻的种种好处,“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悼亡词,自《绿衣》始,后世有许多人都写过。但容若的悼亡词,却写得声声凝泪,字字带血,令人不忍卒读。“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他举头遥望中天明月,思念亡妻,“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燕子又飞回来了,燕子还是去年的燕子,人却早已去了另一个世界,“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榻帘钩说”。
  在对亡妻的不断思念中,容若终于耗尽心血,郁郁而终。那是一个春天落花时节,“满目河山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在“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他永远的走了,年仅三十一岁。
  容若是一个横绝一代的词人,在整个清代,他与陈维崧、朱彝尊并称“清词三大家”。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称他是“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北宋以来,一人而已”。他的词风,与宋代晏几道很相似,所以又被称为“清代的晏小山”。
  打开《饮水词》,去读那些凄美如落花的词章,梨花满地,零落成雪,心花零落,落地成灰。花儿总是在最美的时间里凋谢,一如容若的生命一样,在最美的年华匆匆而逝,留给后世的我们无限感伤。“空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袍未曾开”,容若没能实现自己作为一个男儿的雄心壮志,但却以他的至情至性而青史流芳。人生若此,又夫复何求呢?
  下午3点,人应该很少,我掩面逃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600158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12-15 17:59 , Processed in 0.092119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