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563|回复: 0

报告文学《六盘山下的“艳遇”》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7-1-11 00: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jxym 于 2017-1-23 09:57 编辑

                                                  六盘山下的“艳遇”
                                                       薛运明
       大约三十年前,我前往六盘山下的大西北边陲某县出差。
       六盘山——座令人神往的名山。初晓六盘山!是从伟人的一首诗里知道的。车到六盘山,激起我心中一股莫名的兴奋。
       下车后,看到一座座连绵不断的光秃秃的黄土山坡,凭眼远眺,沟壑纵横。满目苍桑,远处还能看到一片片积雪。只有一丛丛紫荆灌木还散落在山坳中!露出生命的顽强。往上仰看有一座突兀孤独而雄伟挺拔的山头,就像高原上一位苍凉的汉子,在俯视着广袤的黄土高原。——那就是六盘山!
      车子行进约一小时,来到了山脚下,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县城,就像我们南方的小镇规模。全县城没有超过四层楼房的建筑,约有一公里长短的街道,麻雀虽小,倒肝胆俱全。县政府,公安局,邮政,电影院。再就是一家旅馆和两边的店铺。我们住进了县政府的招待所。它的正对面,就是当时该县的最高学府——庄浪一中。
       晚上,业务单位接待了我,一行吃饭后,回招待所,已是九点多。
       不经意间,看到招待所门口路灯下,有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在昏暗的灯光下,聚精会神地看书。神情专注,开始我没在意。
       接下来的第二天下午,我们出去吃饭回来,又看到了她,还是那样聚精会神,第三天是星期天,没有饭局,我随意从招待所出来,下午七点多钟吧,看到了那女孩又在那里看书。
      出于好奇,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女孩:‘个子小小的,脸上稀少的几颗雀班,微带高原红的面容,明显的有些营养不良。一头短发稀疏的散落在耳际周围,上衣是一件点缀着碎碎红梅的春装,太短,里面衣服不协调的露出,脚下是一双白色的球鞋。
      看到我在打量她 ,不好意思地现一丝浅笑,露出一排高原水质引起的,普遍的褐黄色牙齿。下意识地把一只手伸到背后并转过身去,这一笑,我看到她的眼睛好大且亮,同时我也注意到,隐在背后的手捏着一块馍馍,大概这就是她的晚餐! ——我的心猛的沉了一下,眼眶湿润了起来!我连忙走开了。
      第二天, 我们在闲聊时,说起那位女学生,业务单位的李辉会计说,这女孩子是他们村里人,名叫改菊,村里的特困户。因条件不好,母亲生下她们姊妹四个嫌家里太穷,多年前,跑到天水又嫁人了。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实在供不起几个孩子的学费,她是老二,上面是一个哥哥,前年已考上大学,她也很会读书,只是家里太穷,下面有弟弟妹妹,不得已只好休学。
      虽然是个女孩,发誓要考上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因此,她求学校保留学籍,参加高考,学习资料都是她哥哥提供并进行辅导,这几天临近高考,每天到学校来,参加学习,熄灯后,她还在外面凭借路灯光,看书作最后冲刺。  
      听到这些,大家都唏嘘不语。房间空气也仿佛凝固,久久没人出声。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想起了我的童年:小时侯,因为穷 ,只读了小学,十二三岁就在家里打猪草,砍柴,拾麦穗,那时候,我好喜欢读书啊,因为喜欢看书,曾经跑五里地去鲜家港打煤油称盐,从人家门口路过,看到人家有一本书,《野火春风斗古城》,我一个人看到天黑。直到大人找了来。别人家磨子上看到《儿女风尘记》,我挤时间,去看完它。在三队里看《烈火金钢》,五队里看《晋阳秋》《苦菜花》...!      这个女孩,不屈不挠,与命运抗争,身处异境,顽强拼搏,正是我童年时代的缩影!于是我决定:帮帮她:这个女孩!
      第二天,我找到了李辉,请他和我一起找到招待所秦所长,我给她出了三天的住宿费,开个房间,在那复习功课,并通过李辉爱人,把三十元钱转交给了改菊。
      从那天,我就没看到那女孩了。又过了两天,我办完事情,打道回府!
      
      时间跨越到了 二00二年,我所在的企业因改革潮和经营不善倒闭了,经过多方筹措, 我买下了这家企业,因和原先的业务单位还有往来,就有了第二次的大西北之行。
      那天,我又到了六盘山脚下 ,又到了这座西北小城,呀!变化好大啊!除了那条主街道,还依稀看出原来的影子,其它都大变样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这座古老的县城展现出健美的英姿:一座三百多米的大桥横跨南河,<原先过河是踩着园溜溜的石头"手舞足蹈"地>说是小河,其实就是一条小溪,冬季时干涸,裸露出河中间的石头,中间一条长年不断的小溪,潺潺流水,给这条河增添了生命的活力.只有夏天高山上积雪溶化才浊浪翻滚。
      两岸高楼林立,梯次栉比,县委招待所也是比以前气派多了!两层高的牌楼,鎏金的招牌,进门后当面一块巨石,上面镌刻着胡耀邦总书记八八年视察该县时的题词:治穷致富,种草种树!
     人们穿着新潮,再也不是那种单一的学生兰或深褐色的衣服了,面容也少了高原上因红外线照射下的红晕褐斑了。
     因事先有联系,到那里的下午,朋友们就在车站迎接了,呵呵,老了老了,原先的杨忠孝厂长退了,当年较年轻的后生,会计李辉也有了白发,现在是厂长了。
       这次很特殊:大西北的规矩,女人一般不见客,可是,这李辉爱人却破天荒的也来了。大家相互倾诉离别之情!晚上照样和当年一样,大西北的待客之道可不是好玩的,先三盅,后三盅,再三盅不依不饶,不醉不归,
      然后喝酒猜拳行令,在座每人没有个半斤八两以上酒量,绝对过不了那“浓浓友谊”关!连厂长夫人也上来,连敬三盅,末了,还说要替人敬三盅!我说谢了,旅途劳顿,饶了我吧!在李辉的暗示下才算过了关。
      第二天,我去他们单位办事 ,处理完一些账务.然后宴请了李辉他们.第三天他们举行送别晚宴,我回招待所已是晚九点多了!我进门后,坐在沙发上想着一些事情,明天就要离开了!
      突然,门口轻轻地传来敲门声,还伴随着轻轻地女人的声音:您好,您休息了吗?
     我抬起头,想这时了,还有谁来?连忙起身,打开了门.一下子进来了三个人,看样儿是夫妻二人带着个半大小子.我请他们坐下,只那女人声音哽咽着:“恩人,我可见到您了!好多年了啊!”
      我先是一惊,继而马上就明白了,是李厂长爱人”嚼舌根”了,端详着这一家子,改菊已从那个黄毛Y头,成了一位标致少妇,代一副眼镜,白白净净的脸上,泛着红晕,个子也高了,一头披肩长发,穿着入时,接着她介绍了她爱人和儿子。男的皮肤有点黑,高大健壮,也算英俊。
     改菊说,那年,您让我在招待所住下,确实对我大有帮助,我安心地复习几天,在考试中发挥的自认为很好,可终究还是差些,最后考取了平凉师范,后又自费在兰大进修两年,现在在县城一所中学当教师。说着说着,改菊又哽咽起来:没有恩人当年的帮助,我也不知是啥样儿, 爱人在旁忙递给她纸巾。她擦过了。
     又哽着说:昨天,我听李婶子透露,说那年帮助你的那人来了,我就想来找您,可又怕不方便吵闹您了,今天我想无论如何要见到您,通过同学查到了您房间。 我就和他在大门口不远守望着,叔叔,不见您一面,我良心不安啦!改菊哭着说:“儿子,给恩人磕个头吧,”那孩子羞赧地就走到我面前,就要跪下。
     我连忙拦住说到:改菊,你不要这样?我只不过是做了点微不足道的事情,不算什么!我又对孩子说:“小伙,你也不小了。告诉你啊,一生不做亏心事!要跪:跪天地。拜祖宗,叩父母!只望你好好学习,长大报效祖国,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小伙,你再不会和妈妈那样受苦了!”
     末了,改菊说时间不早了,就不打扰您休息了,但要请我无论如何明天中午吃一饨饭,聊表心意!我答应了,她们嘱咐又嘱咐,告辞了。              多年来,我也时常想:那个小女孩后来怎样了?考上大学没有,命运之神眷顾这个在异境中孤身奋斗的女孩子了吗?但我又想:“人呀,不吃苦中苦,难做人上人”,我和她有相似之处,命运多舛的人啊,应该有好报吧。自古有言:人是三节草,必有一节好呢!
     乘着醉意,睡了两小时,就再也睡不着了。
     我走到大门口,天空繁星闪烁,地上月光如水,远处的南河,平静如画,微风习习,波光鳞鳞。不远处,还有餐馆没打烊,里面传出嘶哑.苍凉划拳的声音:“点点子圆啦!四季发啊....”!
        在这空旷的山野小城,在这大西北的夜阑人静里,就像祈连山的回声!久久回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600158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7-9-23 20:43 , Processed in 0.100280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