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加入作协
查看: 12382|回复: 0

种子和他的“哎哟喂”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3

帖子

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6
发表于 2020-8-28 22: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种子和他的“哎哟喂”(散文)
江戎天
种子是我侄女的儿子,我堂姐的外孙。
每天六点十分,他准时在小床上醒来,先向左、后向右滚一滚,踢开身上棉被。爷爷依旧穿着军大衣,似睡非睡地坐在电脑前,焦急等待武汉疫情数据更新,盼望清零。年过半百的奶奶像敢死队一样,带着请战书冲进了宜昌市传染病医院。家里剩下三人:数学教授爷爷、种子,90后的母亲。
繁华的沿江大道依旧不见一丝声音,宜万铁路大桥上的火车不见了踪影。这位刚满一周岁的种子,腊月初一随母亲从洛杉矶回国探亲,约好了大年初二种子的爸爸从美国回来,接他们返程。不曾想湖北全面封城。种子爸爸的导师态度坚决:“中国疫情如此严重,你不能飞蛾扑火”!半劝说半强制地将种子爸爸留在美国。一些居留在湖北的外国人和一些从国外探亲的人,都在封城之夜逃命似的绕道长沙、重庆、甚至北京,飞回国外。种子的母亲行动迟缓,被隔离在湖北。好在精明的奶奶在北山超市买了6000元的生活物资,姥姥也从自家农场宰杀了30只土鸡、笨鹅和十几条草鱼,连夜从当阳送来,塞满了三个冰柜。
种子的妈妈,将国外带回的最后一勺奶粉冲好,不料奶粉罐掉在地上,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这清脆的音乐,在细雨蒙蒙的清晨和安静的小区,格外响亮。种子兴奋起来。踢了一脚空罐子,用他学会的中国话,笑了笑:“哎呦喂”!露出三颗小乳牙。
种子的妈妈、比我大一岁的侄女在华尔街读博士。与同是老乡的老公认识、结婚,然后有了种子。我在6个月大的时候,堂姐拥抱着种子的妈妈去看我。我躺在床上,种子的妈妈趁大人不注意,将一把葵花籽塞进我嘴里,连声说:吃,吃。差点要了我的小命。我曾发誓,等她有了孩子也喂他瓜子。现在报仇的机会来了。虽然我是舅爷爷的身份,虽然我才27岁,但我从上海回家时真的买了5袋瓜子,送给了种子。
和所有被宅困在家的湖北人一样,种子妈妈学会了做各种面食,把出国之前学的川菜烹饪,重新捡了起来。两个月后,炉火纯青。而种子的父亲在美国却惨不忍睹,吃了两个月泡面。幼小的种子哪里知道,在我们湖北,在宜昌,每一个网格员都给所管辖的小区建立了不同物质需求的微信生活群,小到萝卜白菜,油盐酱醋,大到粮油电器,甚至连煤气罐,发酵粉,等等等等,只要手指点击一下微信,网格员就会将这些物资送货上门。而在美国,新冠状病毒在美国版图上燃着熊熊大火,他爸爸哪里也不敢去。风吹到哪里,病毒似乎就在哪里发芽、生根。而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仍然疯狂涌向街头,抗议戴口罩,呐喊要自由。甚至巴西总统在大街上慷慨激昂发表演讲,拒绝一切隔离。那些伪装成美丽花冠的病毒们高兴极了!兴奋的钻进他们的肺部,血液。
有一天我们几家人群体视频,种子爸爸的胸前,多了一朵小白花。他那位坚决抵制口罩、参加游行的美籍导师,很快被病毒夺去性命。种子的爸爸呆呆的坐在板上。导师去世了,课程中断了,所兼职的公司全面停工。最糟糕的是,两个月来,他好像只吃了四次蔬菜,没有水果,也没有牛奶。幼小的种子哪知悲伤,用小手指着屏幕上的父亲,和父亲身后一片狼藉的家,用那句俏皮的中文,一声叹息:“哎呦喂”!逗得他爸爸破涕为笑,转怒为喜。
记得祖母在世时,大爹常从很远的山里来看她。在山路上走四个小时。祖母心疼的说:你这孩子,不来也行。70岁的大爹流着泪说:妈,我想你。
偶尔,种子妈妈的视频电话响起,种子抢过手机,终于听到奶奶的声音。看见戴着口罩的奶奶在护目镜里流泪,习惯性的说了个“哎”字,就嚎啕大哭起来。我不知道,种子是不是想学我大爹、他的外曾祖父说“我想你”三个字。
种子的奶奶是医院优秀共产党员,每天都争分多秒地和病毒斗争。宜昌清零后,成千上万的居民涌向街头,夹道欢送支援宜昌的福建天使回家。一位古稀老人当街长跪不起,哽咽的感恩这些天使和种子的奶奶,救活了他全家11位亲人。
4月中旬,宜昌全面解禁。种子从9公里外的伍家岗区来到镇江阁冬泳基地。他光着小脚丫,第一次在沙滩上跑来跑去。五颜六色的小桶,铲车,挖土机和遥控车,在沙滩上来来往往。太阳从孩子们的身后照下来,孩童们就不停的就追着右前方自己的影子。密密麻麻的风筝在空中你高我低,翻着筋斗云。有时候,多情的风筝线会缠在一起。种子兴奋地抓起河沙,一把一把放进自己的衣兜。
江边第三道卵石路,还差5公分,与清澈的江水持平钓鱼的人们从三峡海事局的趸船一直排列到夷陵长江大桥。岸上不时传来惊叹:快看,好大一条鳜鱼!甚至有人高声大喊:江豚也出来晒太阳了
我学着种子,打着赤脚,穿背心,让四月的阳光晒我身上和脚丫里的晦气。冬泳爱好者从江南游回了江北,像一只只企鹅,跃出水面。唱着那首粗犷的歌:“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惊得风筝四处张望。
想问一问,被太阳晒成小苹果的种子你是爱美国还是爱宜昌?我甚至天真的希望他鲁迅那句话回答:“我不能够爱上海和天津,因为,我的心中有个北平”
如果北平就是宜昌。如果种子知道枝江百里洲是故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20-9-24 17:43 , Processed in 0.101558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