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64|回复: 2

想起“新老师” 的那句话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2018-2-8 19: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农 于 2018-2-8 19:37 编辑

            想起“新老师”的那句话
                                 吕云洲

   “新老师”肯定不会姓“新”,也不姓“辛”,这里面有一段小故事。
   四十年前就想写一写他,是因为他说过的一句话应验了。这句话是“如果你们今天不努力学习,踏入社会后就会因缺乏知识而后悔的”。四十年前的今天,也就是我中学刚刚毕业踏入社会的那一年啊,我真的后悔了。
   四十年来,一个“我”想写一纸忏书,但另一个“我”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为懒惰打掩护,始终没有提起笔。这几天在网上发现“恩师情•我的老师”征文活动,才“再续前缘”,着手写这篇久拖未写的文章。写吧,去还那笔陈年心债。
   说来话长,我的“十年寒窗”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全程,是在批判“智育第一”中度过的,没有学到多少书本知识。记得在“半日制”小学一年级发的“人手足,口耳目”识字课本很快就被“召回”了,老师解释是那书里有“毒”。同学们还真以为有毒,都不敢碰墙角的那一摞书。以后我们的“书”是油印的毛主席语录,过几天来几条,美其名曰“天天读”。
   直到小学四年级,“新老师”来了,我们的课堂才有所改变。
那一天,校长张世普先生领进一位老师,说他也姓张,叫张家新。随即又补充道,学校姓张的老师太多了(本地是张姓聚居村落),容易弄混,按惯例叫姓名的最后一个字,加之他是新来的,就叫“新老师”吧(我们称校长为“普老师”)。站在一旁的“新老师”三十多岁,个头不高,圆脸,着半旧的中山装,看起来很儒雅。轮到他发言,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后,末了的话就是文章开头的那句“预言”。
   “新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更是除音乐以外的“全科”老师,不过也就是政治、语文、算术三大块。听他的课让我们耳目一新。在他之前,老师们讲课更像拉家常(那年头没什么教学计划,不必备课,不怪老师),而我们的张老师(还是称张老师好,下同)却是按部就班。如语文,每上一课,首先是弄清字词句,划分文章部分,提炼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然后是回答问题,最后是仿写作文。作文写出来后,还要办墙报,把同学们的作文挂起来讲评,提高大家的兴趣。为了使课堂生动,他还经常穿插一些故事,令人难忘。有一次,他布置我们给亲戚写信,在讲到称呼时说,现在“同志”很流行,但给亲人写信一般不要称“同志”,这样很生分。他随口举例,说一大学生在给家人写信时,称“爹同志,妈同志,婆婆爷爷老同志,弟弟妹妹小同志”, 虽无错,但不当。他边讲边做了几个滑稽取笑的动作,引起哄堂大笑。
   用现在的眼光和标准来看,我的算术到四年级才算启蒙,因为那一年张老师才教我们“九九乘法口诀”。 张老师用整块黑板画了一个阶梯表,让我们从“一一得一”一直念到“九九八十一”。 考我们时就擦掉三四格,要我们背出来。我就是在这种游戏中,用了几天时间背熟了这个口诀,受用至今。后来他又教我们珠算“九归九除口诀”,现还记得“二一添作五”“三一三余一”等句子。还有“三遍还原”“二朵梅”等古老的珠算游戏也被老师引入课堂。当年算盘稀有,同学们三五个人共用一盘,跟着老师拨珠子。张老师在毛算盘上吃力地演示,通俗地讲解,总算让我们基本学会了。不过以后多年不用,又“还给了老师”。今天有人归纳说,有了汽车,人不会走路了;有了电脑,人不会写字了;有了计算器,人不会算账了。随着科技突飞猛进,人正在丧失本能,想来悲哀。张老师那时还有点大胆,超前告诉我们“勾方加股方等于弦方”的知识,说是为以后上中学打个底子。为讲好这一课,他借来当地木匠的角尺和墨斗,让同学们亲手实验,大家计算后分毫不差,深感奇妙。
   在“政治挂帅”的年代,历来的政治课都是讲时事。张老师也不例外,不过他有时又巧妙地加点自己的“私货”。记得五年级下学期,我们即将毕业,大部分人要升初中,极少数人要回家务农,讲“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是政治课的重大命题。有一堂课,他给我们讲“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农村需要我,我更需要农村”,鼓励升学的同学要发奋努力,继续深造,为今后农村现代化建设出力,并特别警示不要“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对因种种原因(包括家庭成分不好、家庭困难、家长思想落后)不得不回家务农的同学,张老师在深表惋惜的同时又对他们寄予厚望。他说,你们虽然只是小学毕业生,但你们可能超过了你们的祖辈和父辈,再也不是“睁眼瞎”了。你们要将有限的知识运用于农村实践,在干中学,在学中干,一样能做出成绩,以前给大家讲的高玉宝就是你们的榜样。这时,他又给我们发了他亲自刻写的一张“农村常用字”,像他的板书一样工工整整。在这上面,有犁耙镐耖,扁担镰刀,风斗水车,轭头绳套;还有栽秧间苗,割谷薅草,堆垛扬掀,抗旱防涝等,共几百个常用字,很多是冷僻字。我后来回乡务农,记工员不会写农用字,我就显摆拽文,似乎显得知识渊博,有些许成就感。时隔不久,他又发给我们两张纸,那是“农村应用文”,有收条、借条、欠条、对联、请柬、贺信、挑战书、应战书等范文,刻得密密麻麻。那几张“农村常用字”和“农村应用文”我保管了很多年,揉得不像样后又抄在笔记本上,直到完全记在心上为止。
   难舍难分的那一天还是如期而至,我们的小学五年即将结束。照例要开个毕业班会,班会上总要有点什么吃食才有气氛。张老师从口袋里摸出三块钱交给我,叫我去买三百颗水果糖(当时一分钱一颗),开班会时每人发八颗(包括参会的老师)。我与同学肖祖友到当地瑶华公社供销社去买,售货员清点了一下不够数(当年一次买三百颗水果糖很奢侈),她建议我们去徐家嘴火车站商店去买,因为铁路系统货物比地方充裕。那会儿已是深冬,我们趟水到那里才买到,回校时天已擦黑。在第二天的毕业班会上,我们吃着张老师私人买的喜糖,听校长和老师们热情洋溢的讲话,既高兴又惆怅。张老师在回顾讲述与同学们的两年交往的许多细节,表达出依依惜别的深情。讲着讲着,他哽咽了,眼里噙着晶莹的泪花。他的结束语“还是那句老话”:如果你们今天不努力学习,踏入社会后就会因缺乏知识而后悔的。今天你们的小学阶段结束了,但学习的任务还远远没有结束,人要活到老,学到老。只有这样,你们才不会有遗憾。
   接过张老师亲笔写的小学毕业证书后,我跨进了初中,以后又经贫下中农推荐读了高中。但令人遗憾的是,到了中学我很偏科,除了语文以外,其他都一塌糊涂,尤其是“数理化外”。数学止于一元二次方程和二元一次方程,物理止于电气并联串联,化学止于“一价钾钠银,二价钙钡锌”,外语止于二十六个字母,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在中学阶段,看了浩然先生的那几个长篇小说,做着文学梦,认为学了“数理化外”在农村用不上,学也白学,加之天资愚钝,几乎一无所成。我有时也常自责:辜负了恩师的谆谆告诫,但终无回天之力。
   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当我真正踏入社会后,才掂量出老师当年言语的份量。高中毕业那一年,我被派往深山水电工程任营政工组长,写稿时经常搞错术语,更看不懂大坝和隧道施工图,那个尴尬真不是滋味。当时就想起老师说过的话,内心十分惭愧。以后转入建设部门,当了多年的外行后才略知一二。年少没用功,后来零散补课实属不易,只是聊胜于无。我曾仿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句口号“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自勉一句“昨天学习不努力,今天努力来补习”。 晚虽晚矣,但不能放弃,还是恩师那句话说得好,人活到老,学到老,直至生命终结。
   今天,“新老师”的话犹在耳畔,常忆常新,常说常新,一点也不过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08: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书经历了文革全程,劳动占去了三分之一,其他社会实践占去了三分之一,剩下三分之一搞学习。不过,那时学费便宜,一年只要一块五,高中也只要二块五。虽说专业知识学得不多,还是学了不少社会知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08: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除了买不起房子,就是读不起书,动不动要几万,甚至几十万,前年还有几个被骗女生为学费丧命,感慨颇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600158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2-18 12:45 , Processed in 0.100808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