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6201|回复: 2

扶贫日志之三四

  [复制链接]

2

主题

4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2016-11-21 15: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

      李作贵五十多岁,皮肤黝黑,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住的两层楼房,和我们先前看到的很多贫困户不一样
,整个人很精神。他哥哥在合村前任过小村的村主任,那时乡镇没有合并,我还在瑶华乡工作,和我比较熟悉。坐在他家堂屋里,和他拉家常,才知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李作贵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和妻子勤劳能干,有一双儿女,学习成绩优秀,家里承包有柑桔树、鱼池,每年收入都有节余,眼看就要步入小康之家。也许是上天故意考验这勤劳朴实的一家人,六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这一切都化为乌有。那天天气很好,李作贵拉了家里的水牛到田里耕田, 水牛却不太听使唤,要它往东它往西,田耕得乱七八糟。他气不过,打了牛一鞭子,牛发起了燥,拉起犁狂奔,李作贵的腿被搅在犁里,拖了好几里地,血流了一路,被送到医院抢救时,人已经昏迷。刮肉、植皮、截肢,大大小小经过十几次手术,人总算被抢救过来了,但也失去了一支腿。屋漏偏缝连阴雨,那年,儿子刚考上大学,女儿还没参加工作,家徒四壁,负债累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李作贵讲起那几年的日子,这个坚强的汉子也不禁热泪盈眶。
     好在儿子是他的希望。讲起他的儿子,李作贵满脸自豪。不得不说,这个苦难的家庭培养出了一个好儿子,在华中科技大学读书的这几年,儿子入了党,一直担任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党支部书记,是老师的左膀右臂,今年毕业后,又被留校,被学校保送读研究生。
    “现在好了,女儿出嫁了,经常回来看我们,帮助做些农活,儿子也参加工作了。腿装上了假肢,看病全额报销,今年我又申请了小额贷款发展生产,妻子农闲时到宜昌做保姆,只要还能动,就自己想办法,不给国家添负担。”李作贵又细说了一遍了他的家庭收入。对这个自强不息的汉子,我们肃然起敬。
    临走时,李作贵又讲起他的儿子,他说,儿子在大学的四年是他们家最困难的四年,学校为了照顾贫困学生,每年都有一定的助学金,他曾经要儿子申请,可儿子一次也没有,他宁愿去打工,去申请助学贷款,他说,助学金指标有限,他申请了就有人没有了,应该把指标留给最需要的人。再说,他是一名党员,应该带头起表率作用,而不是要人同情怜悯。
    我们再一次被感动,从这个小伙子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国家的、民族的希望!谁说九零后是毁灭的一代!在苦难中长大的孩子,懂得感恩,更懂得自尊自强,这就是我们民族的脊梁!

(四)
   徐某,最令我心如刀绞的一个贫困户。前几天,我们又开车路过了他的家门,房子永远地锁上了,门口长满了野草,屋上的檩子也在渐渐垂落,几条野狗在屋旁晃来晃去。一切的一切,显示这是一所空房子。
   我的眼前,一直浮现出去年十月的情形。
   那天我到村里,驻村工作队的崔教授说,我们去看看徐
吧,他现在应该在家。我说好。
   徐
是村里的精准扶贫户,分在我的名下,是我的包保对象。前几次去他家都没见着人,那天正好有空,他又在家,就去了。没想到那次见他竟是最后一次。一周后,村书记打电话来,说您包保的贫困户一户已经“脱贫”,我问谁?他说徐,我说怎么就一下子脱贫了?他说,他死了。


    那次我们一行人到徐家,徐大概四十多岁,驻着双拐,一条腿已经完全萎缩,但他面容整洁,衣着干净,对我们彬彬有礼,显得很有修养和风度,和一般的农民有些不同。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忧郁,看得出来,他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他说他有一个儿子,在浙江。我们说了一些鼓励他的话,并告诉他会想方设法联系他的儿子,让他儿子照顾他或是出一部分赡养费,解决他的生活问题。毕竟,靠他八十多岁的父母亲和低保金还是不行。
    回去的路上,村干部向我讲了徐
的情况。徐本来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一家三口,妻子很漂亮,是村里的“一枝花”,儿子乖巧听话,徐在公路旁开榨枋,每年都赚不少钱,几年就成了村里人人羡慕的富户。俗话说:红颜祸水。好景不长,问题出在他漂亮的妻子身上。村里的一个小混混看上了他老婆,三番五次进行骚扰,后来,两人干脆出双入对,再后来,连儿子也被勾引过去了,村里人尽皆知。家里开始战火不断,徐悲痛欲绝,又无力挽回。恰在这时,徐感到左腿经常疼痛,严重时走路都很困难,无奈只好关了榨枋。到医院检查,是得了股骨头坏死,要花2万多元换个股骨头。回来找老婆商量,老婆说没钱不给换,而徐这么多年做生意,钱全部都是老婆管着,他自己没有半分钱。就这样,病一直拖着,左腿逐渐萎缩,妻子也和他离了婚。离婚后,由于名身不好,妻子在本地也呆不下去了,就拿着钱跑到了浙江,做点小生意,再没有了音讯。

         拖着一双病腿,靠父母照顾,勉强支撑。
    出事的那天晚上,徐是到父母家吃晚饭后回家睡觉,父母家到他家之间有几个鱼池。第二天早上,他母亲喊他过来吃早饭,到处找不到人,在鱼池边发现了他的拐杖,放得好好的,这才喊人到鱼池打捞,尸体被捞起来时,已经变质了。草草掩埋,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有的说是自杀,有的说是不慎落水。
    命如草介啊!
    每次经过他的门前,想起徐
,心里都不好受。为什么不早一点到他家,解开他心里的结?为什么不早点联系上他的儿子,让他有所依靠?很多为什么,都无法挽回一条生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4 13: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好!初来乍到,多多关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4 13: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好,初来乍到,多多关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8-23 12:22 , Processed in 0.099837 second(s), 3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