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528|回复: 5

庆生.小说

  [复制链接]

10

主题

37

帖子

14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2
发表于 2016-3-15 16: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庆生
(小说)

李进军

1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贺老铁就摸摸索索地起了床。他没有开灯,因为他担心吵醒了老伴儿,他感觉老伴儿昨天晚上翻来覆去地有大半夜没有睡着,这会儿正好让她睡一会儿。
    他开门来到院里的一棵泡桐树下,蹲在树下点燃一只烟,巴嗒巴嗒一口接一口地吸着。烟头的火光映照在他那张古铜色的脸上,一明一暗地闪耀,那缕缕青烟,便绕过他的脸庞,经过泡桐树干升上去,直到消失在那庞大而茂密的枝叶里。
    35年了啊,这泡桐树已长得一个人都抱不下了。记得那是女儿满月的那天他亲手栽下的,乡下人没什么太大的念想,只愿女儿长大成人后能像这泡桐树一样打得蛮,有一个好身体,健健康康地,因为她是爹妈唯一的依靠啊。那时候国家不是正提倡计划生育么,贺老铁夫妇俩也决定响应国家的号召,不管是男是女都只生一个,所以他们二老都希望女儿能像泡桐树一样地茁壮成长。
    当贺老铁点燃第三支香烟的时候,老伴也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泡桐树下,只见她双手端着满满一碗带荷包蛋的面条,笑盈盈地对贺老铁说:寿星老头子啊,来吃碗长寿面吧,今天咱闺女女婿有事儿不能回来,咱就在这跟咱闺女同岁的泡桐树下吃了这碗长寿面吧。
    贺老铁紧吸几口手里的香烟,烟头火花一闪一闪地,隐隐可以看见他的眼睛里有几颗晶莹的珠子。他扔下手里的烟屁股,接过老伴递过来的长寿面,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鸡蛋面是他最爱的东西,每年生日的时候,总要吃上一大碗,里面少不了要放六个鸡蛋才行的。

2
    太阳才上树梢的时候,隔壁王大贵家里就热闹了起来,今天是他六十大寿,三个儿子争着抢着要给他办寿宴,前几天就请了各自的亲戚朋友和村里的邻居,还请了县上的剧团来唱大戏。这样,不仅各自可以收一笔人情钱,还可以在儿子们的脸上贴贴金呢。
    剧团开始吹吹打打的时候,贺老铁的脸上就挂上了一脸的云朵。他本和王大贵是同庚,而且都是在这一天出生的,今年都是进六十岁的人了,按乡下“男做进女做满”的习俗,今天都应该做个六十大寿的。前一阵子,老伴本来是张落着要给老贺做个六十岁的,可是女儿偏不答应,说什么这样是害人害已的事情,既让别人花了随礼的钱,也让自己劳了神费了力还花了冤枉钱。闺女硬说什么宁可送老两口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去,可如今,女儿又因单位里有要紧的事儿不能回来。
    嗨,生日嘛,人的一辈子总要过大几十个,年年都有一个生日的。年轻时有好几个生日都是在工地上过的呢,那年月他贺老铁是青年突击队队长,还曾因过生日时负了工伤而得过公社的奖呢。想一想,那时还有好几次过生日时,就连面条都没有一碗吃的,现在哪天不跟过生日一样啊?只是这人心里总觉得有些空落落地。
    要怪,就只怪那恼人的戏班子,仿佛惟恐天下不乱人心不烦似地吵人。

3
    贺老铁扛起一把挖锄出了门。那把挖锄是当年他当生产队突击队长时,公社书记给他发的奖品,至今依然光洁如新,那锄头雪白透亮,是因为主人隔三差五就要用它一回。那手柄是一根桑木做的,浑身上下透着暗红,显得和它的主人一样,有些沧桑但不失结实、精神。
    贺老铁扛着挖锄在责任田里来来回回地跑了好几趟,地里没长庄稼的地方都是新近才翻过的。他是个闲不住的人,有事没事就爱在地里转悠,呼吸点新鲜空气,听风吹在庄稼上的声音,他就觉得是一种享受。
    实在找不到地方挖,贺老铁就来到梨子树下,在那曾经施过肥的地方开始挖了起来。打小时候起就听自己的父辈们说过:田要深耕,人要轻身。可要想田能深耕那人还能轻身吗?何况这人要是使劲地干一阵活路后,再点一只烟抽着,在凉快的地方坐一会儿,也算是一种享受呢。
    只半晌功夫,贺老铁就挖了近一亩的空地。这时老伴来到了地里,她的手里端着一个盛茶的眯壶。
    “渴了吧?这地不是才翻过了吗?都是花甲老人了,就别再使性子了,喝点茶抽只烟休息会儿,啊?”老伴边说边用手里的毛巾帮贺老铁扇风。
    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这话不假,贺老铁心想,还是老伴了解自己的心思。这能让人没有想法吗?这同一天出生的人,人家有三个儿子的就能这么热闹风光地给老人做寿,自己只有一个女儿的怎么就这么受冷落呢?即使没有人家热闹也就算了,可就连个女儿女婿和孙子的人影儿也没有看到啊......
    “刚才我去王大贵家上了一百块钱的人情,王大贵请咱们两口子中午都到他家里去吃饭的呢。”老伴望着他说。
    “我不去,你中午把昨天买的猪蹄子煮了,和高压锅一起端到田里来,再把咱闺女买回来的谦泰吉酒拿一瓶来,咱和土地打了大半辈子交道,在这里喝酒咱心里舒坦。”贺老铁眯一口茶,仿佛那里面装的就是女儿送回来的谦泰吉酒,然后不住地巴嗒着嘴巴子,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37

帖子

14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2
 楼主| 发表于 2016-3-15 17: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4

    中午时分,村子里传来了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夹杂着一首首男的女的动听的歌声。贺老铁一盘腿坐在自己责任田里,他的面前放着一个方凳子,从凳子上的那只高压锅里,正透出一股迷人的香气来。他打开一瓶谦泰吉酒,于是整个梨园里便迷漫了火锅与白酒的香味儿,沁人心脾。
    贺老铁抿了一口白酒,美滋滋地巴嗒巴嗒嘴,再夹起一块带皮的猪蹄子送入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嚼着,久久舍不得咽下去。要说这猪蹄子,可是他一生都吃不厌的东西了,年轻的时候,一年到头杀一头猪,还得交一半给国家,自己只有一半留下来,除了过年过节外,家里一年上头就指望着这半边猪肉啊。
    贺老铁慢慢地抿一口酒,望着面前的高压锅发呆。记得有一年也是自己的生日,不巧自己在生产队抬石头时扭了腰,正在家里休病假,年迈的岳父大人闻讯后,提着半边猪蹄子来看自己。中午把半边猪蹄子加上大半锅洋芋一起煮了,翁婿俩就着一瓶苕干酒,一顿就把一大锅洋芋和半边蹄子吃了个底儿朝天,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十分幸福。那个味儿,嘿——才叫个美呀,可不知怎么的?这年月怎么吃也吃不出当年的那个味儿来了。
    “找点空闲,找点时间……”这时候,贺老铁怀里的手机响起了来电的铃声。贺老铁放下酒杯,慢慢地掏出手机,这铃声是他特意让闺女帮他设置的,这是他们老俩口最爱听的歌了,他把手机拿在手里也不着急接电话,就让它自己慢慢地唱着。“带上笑容,带上祝愿,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贺老铁眯缝着眼睛,左右摇晃着身体,仿佛已经醉了一般,直到铃声结束了再响起来的时候,老伴才急不可待地一把抢过手机去接了:
    “喂,哦,是妈啊,我爹呢?怎么打了几遍电话没人接听啊?”电话里是女儿十分焦急的声音。
    “你爹啊好着呢,这时正在吃猪蹄子喝着酒呐,他说那电话铃声好听,一直在听着那首歌儿呢。”
    “妈,您让爹听电话。哦爹啊,祝您老人家生日快乐!女儿不孝啊,今天没能亲自回来给您老人家祝寿,实在是因为单位有事儿脱不开身呐。呵,您亲亲孙子要跟您老干杯呢,您等着啊。”
    “爷爷,祝您生日快乐,我跟您干一杯!”是孙子平平的声音。
    贺老铁一手端酒杯一手拿着电话,高兴地干了一杯,还大声地说了一句“好,跟我乖孙子干一杯!”然后一连吃了两块猪蹄子。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的脸上放着红光,眉宇间掩饰不住兴奋与激动的表情,仿佛是年轻时在台上领奖时的样子。

5

    一锅菜和那瓶酒底朝天的时候,已是太阳偏西了。贺老铁背靠着梨树躺着,太阳照着他的脸庞,仿佛是一尊慈祥的如来佛,在面对着虔诚的信徒们微笑。
    “不好了,老头子,王大贵家打起来了哒。”这时候,收拾了锅碗回家后的老伴忽然大叫着跑过来。
    “谁啊谁啊?谁家打起来了啊?”贺老铁老大不高兴地问,仿佛是埋怨老伴惊扰了他的美梦。
    “哎哟,是王大贵家呀。听说是他三儿子跟他大儿子打起来哒。这不?自打大贵他老伴去了以后,他不是一直跟着他三儿子一家过的吗?今天下午     客人们走了以后,老三家的提出来老人要在三个儿子家里轮流住,可是老大不依,硬说是老头子前几年在老三家帮忙做了几年农活的。”
    “格狗日的们,这还得了啊?”贺老铁猛一下站起来,扛起挖锄就往村子里跑去,任老伴在后头怎么喊都不管事。
    来到王大贵家,只见个王大贵脸上像个苦瓜皮一般,独自在屋角里抽着闷烟,老大和老三好像是都打累了,各自站在一边怒目而视地喘着粗气。
    “怎么个情况啊?这还得了啊格狗日的们?!”贺老铁边说边把一把挖锄在地上杵的咚咚山响。
    这时候,王大贵的大儿媳说话了:“常言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们家的事别人少管。”
    “告诉你,今天这个闲事我还管定了呢。”贺老铁猛地在地上杵了一下锄头,吓了大媳妇一跳。
    “俗话说大路不平旁人参修,格狗日的们,想当年养了儿子敲破磬,如今人老了不值钱了?没有人要了啊?”
    “我不是说不要老人不养老人,可是他老人也要一碗水端平吧?前几年硬朗的时候人到哪里去了?”大媳妇把眼睛望在一边岔岔地说道。
    “前几年你们当大的怎么不说请老人去呢?要我说是你们得了便宜还卖乖。六十岁怎么了?六十岁就是吃闲饭的人了?不瞒你们说老子今天也是六十岁的人呢,老子上午还翻了亩把地呢?你们哪个年轻人能和我比啊?”贺老铁把个挖锄往地上一杵,对着王大贵吼道:
    “兄弟,想你年轻时也不是孬种,现在肩挑背扛的事情你哪样不行啊?给,这把挖锄是我年轻的时候当模范得的奖品,今天我把它当生日礼物送给你了,明天你就去给你老大家里挖地干活去,从明天开始就在老大家里干一年,然后老二家老三家轮流转。”
    王大贵接过挖锄,望望贺老铁,又望望几个儿子,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6

    就在王大贵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小孙子突然在外面大声叫了起来:“快来看啊,我贺爷爷家的姑姑上电视了。”一屋子人循着声音出了房门,真的看见贺老铁的女儿在电视上做直播节目呢,她名字的下方赫然打着:县民政局长几个字,大家都知道,她是前年就当上了县民政局局长的。
    电视上,主持人问道:“贺局长,在我县又一家老年公寓落成的日子里,您有什么想对在场的嘉宾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说的?”
    “首先呢,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作为一个政府部门的负责人,针对我县老年人比例越来越高的现状,我希望有更多老年朋友们能有一个安享晚年的环境条件。其次是要在解决好城市养老环境的同时,还要逐步加大农村老年人的养老环境建设力度,我们还有一部分农村老年人,过去苦了一辈子,由于种种原因,到老后还居无定所,政府将逐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主持人又问:“如果现在抛开您局长的身份不说,作为一个女儿,您对天下所有的父母们有一个什么样的期盼呢?”
    “我要祝福天下所有的父母们身体健康,不仅要有衣穿、有饭吃,还要有酒喝,最好是每餐饭都有一个猪蹄子下酒下饭。”
    “呵,您怎么对猪蹄子这么看重呢?”主持人调侃道。
    “因为,呵,那不妨公开我作为一个女儿心中的一个秘密吧:因为我的父亲他就最喜欢吃猪蹄子。”
    这时,门口看热闹的人们纷纷议论开来:“是啊,到底人家是独生子女,多读了几年书,这话说得好巴调啊。”
    “这妮子,才几天看她在家里围着爹妈转的呢,这就当上局长了啊?这话说得人心里甜啊。”
    ......
  
7

    王大贵的大儿子这时候走上前来关了电视机,毕恭毕敬地来到王大贵的面前说:“爹,以前是我们错了,从今儿起,您老就来我们家吧,至于做活路嘛,您老愿意活动活动就活动活动,哪有什么重活路要您干呢?”
    这时候,老二和老三也都跟着应声附和:“是啊,是啊爹,没有什么事情做呢。”
    “格狗日的们,这还差不多。”一旁的贺老铁一见这阵式,急忙扛起挖锄要走,被大贵的三个儿子硬给拦住了:
    “中午去您家里就没有看到人,这晚上您一定要在这里喝一杯才行呢。再说了,妹妹她工作忙今天没有回家给您老祝寿,就算是我们请您陪我爹喝一杯总可以吧。”
    “格狗日的们,以为老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能喝啊?老子中午就已经一个人喝了一瓶白酒了,不过难得你们有这份孝心,晚上咱老哥俩就一人来一瓶啤酒吧。”
    一会儿,屋里就响起了几个孙子孙女们的生日歌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歌声在空旷的夜空里显得格外嘹亮,也传得格外地远。


                   2010年9月12日于马半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37

帖子

14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2
 楼主| 发表于 2016-3-16 09: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贴篇旧作,交点公粮吧。发一个帖后要等一个小时,所以慢慢发吧,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72

帖子

20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9
发表于 2016-3-18 19: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还是那么亲切的好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37

帖子

14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2
 楼主| 发表于 2016-3-29 16: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月色如水 发表于 2016-3-18 19:07
看着还是那么亲切的好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

帖子

5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1
发表于 2016-8-28 10: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起交流!楼主给咱们提供机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600158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1-24 11:16 , Processed in 0.100429 second(s), 2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