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枝江作家网 首页 他山之石 查看内容

首页 他山之石 订阅
他山之石

梁春云推荐:《特林之丘》日文译文(节选)

2018-6-12 04:58| 发布者: 日月星辰| 查看: 259| 评论: 0

摘要: 《特林之丘》日文译文(节选) ——明朝年间残存的二石碑 杨竹 译 从尼古拉耶夫斯克坐船沿黑龙江逆流而上两小时后,途径与阿姆贡河交汇处时,河流出现一个向左的急弯,河道急剧变窄,河岸山间白桦的黄叶隐约可见之处 ...

 

《特林之丘》日文译文(节选)

——明朝年间残存的二石碑

杨竹 译

从尼古拉耶夫斯克坐船沿黑龙江逆流而上两小时后,途径与阿姆贡河交汇处时,河流出现一个向左的急弯,河道急剧变窄,河岸山间白桦的黄叶隐约可见之处,宛如粘在斜坡上的特林村便映入眼帘。

河宽1.5(译者注:原件看不清),从哈巴罗夫斯克一直到下游,几乎看不到对岸的大河,流经此处时,居然比石狩川河口还狭窄了3倍,地势险要。因此,古称奴儿干的特林,为元代东征元帅府和明代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所在地,是统治黑龙江下游流域的要冲之地。

当时访问完清朝朝贡交易中心德楞的间宫林藏在返程途径特林时,曾见到这两块碑,并写入他著的《东鞑纪行》一书中。他这样描述道:“众夷至此处时,将携带之米粟、草籽等撒于河中,对石碑遥拜。”但由于他是在船上遥看的,所以没有对碑上文字进行记载。

直到1885年,当时受清朝密令在清露国境内考察的曹廷杰又再次发现了这两座碑,(分别是明代1413年建造的“敕修奴儿干永宁寺碑”,1428年建的“重建永宁寺碑”)引发世界关注。而间宫林藏发现这两座碑的记录则要早上76年。

石碑遗址所在的山丘从船码头只能沿着一条陡峭的山路上去,特林在尼夫赫语中就是“悬崖”的意思。顺着泥泞的山道登顶,滚滚的黑龙江水便呈现眼前,整个村落就散布在这个30(译者注:原件看不清)高的断崖之间,遗憾的是,石碑已经不在此处,残留的只有炮身,已被破坏的苏俄红军游击队的大炮残骸。尼古拉耶夫斯克的历史学家(    )告诉我这门大炮就是在尼港事件后的19205月,苏俄军在这山丘上连续两日猛烈炮击日本军舰,最后被攻入日本军官用炸药绑住炮身炸毁的。

那么林藏当年所见到的石碑在哪里呢? “听说是在那一片”,特林村的执行委员长弗拉基米尔季诺夫(ウラジミルジノフ)指给我们看。那是一处大约距离大炮五十?远的农家院子,一头牛正卧在向阳处悠闲地吃着草。

据《东鞑地方纪行》所记载,敕修奴儿干永宁寺碑高约1.6(译者注:原件看不清),碑正面上用中文刻书“率官军千余人、巨船25艘,行至此处设立奴儿干都司”,碑阴为蒙古文女真文,是对汉文内容的简要翻译,各15行。碑两侧均为汉文、蒙古文、女真文、藏文刻写的佛教“唵、嘛、呢、叭、咪、哞”六字真言。《重建永宁寺碑》则记载了宣德年间率官军三千,巨舡五十再至,给以谷米,招抚土民,并在其后刻有“吉里迷”(尼夫赫族)、“苦夷”( 虾夷族)等人的名字字样。明政府便在此处建造了永宁寺和观音堂,是明政府对黑龙江流域及库页岛实行管辖的重要物证。

1919年(大正八年)曾到过特林的人类学家鸟居龙藏,在其著作《黑龙江与北桦太》一书中写到:“据当地知情俄罗斯人透露,石碑原本还有一块,当年将石碑运回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过程中,两块装上船,另一块从崖上推落沉入江里。”

从崖上眺望江面,便能理解到这峭壁正如季诺夫委员长所说的可是有名的自杀胜地,这一带是黑龙江最深的水域,水深大约70(译者注:原件看不清)。

特林丘作为黑龙江下游流域的要冲之地。见证了当年受制于《尼布楚条约》(1689年)而止步于此的俄国,先后通过1865年《瑷珲条约》和1860年《北京条约》,悍然侵占了包括特林在内黑龙江右岸原属于中国领土的这段历史。

运回符拉迪沃斯托克的石碑即使在二战以后苏联也未曾公开过,连那一块可能是故意从悬崖推进江里石碑,时至今日,要想再发掘出来也十分困难。我想这大概是俄国苏联一心想消除这块地方曾是中国领土铁证的“执念”吧。

                                            (梁春云推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6-24 16:47 , Processed in 0.081584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